【专家观点】“网瘾”学校多迎合市场、急功近利

央广网北京10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北京青少年法律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宗春山认为,逆反恰恰是一个人在青春期独立走向社会之前必然要经历的过渡,才能建立独立的思考问题、判断和选择,认为逆反是道德问题、心理问题有点草木皆兵,应该考察没有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和学习。成瘾治疗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没有绝对的解决办法的,只能用一种新的成瘾来替代原有的成瘾。“网瘾”学校绝大部分是市场行为,以盈利为目的,一定要迎合家长的需要,而家长大多是急功近利的,所以各种各样疗法全上,呈现非常的混乱的状况。

现在所谓的“网瘾”问题是整个的中国社会如何应付网络信息时代挑战的问题,网络信息太突然了,像个暴风雪一样,从知识到价值判断以及行为模式都挑战着现代社会。而新的事物出现的时候,青少年本身是最容易接受的,但是传统的人往往把新事物视为不安全的东西,排斥和拒绝。国外已经在把脑科学的研究放在最前沿的位置,而我国社会在这方面更多的是道德判断和教育方式上改变,已经落后于国外,青少年成为一个很大的牺牲品。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是国家出钱、出力,更多进行脑科学的研究,从青少年发展的身心规律角度真正的找到解决“网瘾”问题的关键。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认为,限购是一种行政干预手段,是在楼市过热,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临时进行管制。限购的政策在2010年到2013年之间,确实对于抑制部分城市楼市过热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国家卫计委《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第27条明文规定:“急救中心(站)和急救网络医院不得将救护车用于非院前医疗急救服务。”对于“黑救护车”在三甲医院附近明目张胆运营,具备救护车资质的外地救护车辆违规常年在北京趴活儿,目前屡禁不止的现象。

送孩子出国留学这条路并不好走,但还是会让很多人会选择它;这里面既有工薪阶层“改变家族命运”的期盼,也有土豪家庭“不差钱,只希望孩子出去见见世面”的要求,以及更广阔中层家庭的“谨慎观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