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瘾学校乱象比网瘾更可怕

作者:肖静 一名化名为“莫安”的高一学生曾经接受的强制戒网瘾治疗经历――每次电击完,被电的人都要口吐白沫。5个多月的住院期间内,莫安共接受了电针治疗64次。花掉父母近6万元。可治疗的“效果”是:如今的他,害怕铁门、铁栏杆、铁床,甚至不敢走进铁制的校门;他害怕被“关”在教室里,内心的压抑让他无法正常上学;睡到半夜,他会醒来无声地流泪……(2010年10月21日中国青年报)

早前央视曾报道,在我国戒除网瘾已经悄然成为了一个拥有300多家机构,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在缺乏监管的灰色地带,电击疗法之类的偏激手段一度受到家长们的追捧。2009年7月,电击法被卫生部勒令停止临床应用,但却给接受了不正确治疗的孩子们留下了可怕的后遗症。由于已经过了风头强劲的非常时期,网瘾和戒网瘾这两个关键词也逐步淡出人们视野,网瘾孩子们也一度成为边缘群体,再没有人提起。

10月24日,儒家经济文化网同CCTV商界中国﹑人民日报“大地时政周刊”湖北记者站、大洋网、大河网、中国县域新闻网、海南网、橙网、中国新教育网、中国教育在线、四川光华学院一起,邀请海峡教育网执行编辑蔡新宇先生做客新闻事件系列讨论群、中国精神媒体讨论群,同上千家媒体就“关注中国青少年健康,戒除青少年网瘾”等话题做了深入交流。网瘾曾被许多学者归到精神疾病范畴,然而用“每周上网超过40小时”来定义,显然不够准确。近来,“偷菜”的整改引发“保”“反”两派的唇枪舌剑之争,各大媒体也都邀请专家分析辩论。对于“瘾”本没有一个标准来界定,如果仅仅是正常使用或者上升为兴趣、嗜好,那么青少年长时间上网也无可厚非。正如蔡新宇先生所说,许多中老年人都学会了上网,越来越多的小孩子学会用电脑上网,但不见得就是网瘾,这和我国对网络的普及有关。

电击治疗没有了,但网瘾少年和他们的家长仍然苦于寻找各种能脱离网瘾的途径,导致民间仍有大量不规范的戒网瘾学校办得风生水起。对网瘾不清楚的认识和不正确的治疗方法会影响到孩子的一生,眼观隐匿于社会各个角落的不规范网瘾戒除学校,不法分子利用家长对孩子的关爱牟取暴利,实在让人忧心。

对于这些打着戒除网瘾的招牌兜售“戒网瘾药”的商家,以及冒充专家学者,开办无证的“私戒除青少年网瘾”骗取家长钱财的学校,在我国还无法出台鉴定网瘾的科学标准之前,都应该给予取缔。

网瘾不是用简单的药物治疗或者身体残害就可以解决的。在业内对于网瘾有了科学准确的认识之后,文化部教育部等有关部门应该对这些治疗网瘾的学校进行规范和管理,让电击疗法永不重见天日。

整顿规范戒网瘾市场,这可能比研究怎么改造“偷菜”更重要吧?什么才算“网瘾”,什么才是帮助青少年戒网瘾的正确方法,是否应该比“偷菜”和“摘菜”的区别更值得我们讨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