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也拒绝凋零!钟南山:一生所虑唯病人而已

  03年非典时期,钟南山有句掷地有声的话:患者的生命重如泰山,医院就是战场,医生就是一名战士。战士不上前线,谁上?鼠年春节,武汉爆发疫情,形势危急,人们重又想起了非典和钟南山这个抗疫老兵。

  当年那个誓言铮铮的战疫老兵,如今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还能担任起这份重任吗?

  钟南山还是出现了,老兵不死,也拒绝凋零,他仍然肩负着国家的重托,肩负着人民的期望,来了。

  这位84岁的“老兵”再一次冒着病毒的炮火和硝烟,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冲锋陷阵、奋不顾身,去赴汤蹈火,用悲壮和赤胆忠心谱写了一曲高亢激昂的战歌。

  看着这位84岁的老兵时而接见记者,向全国人民通报疫情;时而奔波在医院病房,部署病人安置和治疗;时而面对媒体、情真意切呼吁社会各界关注疫情、声援武汉。

  再不喜欢歌功颂德和造神敬神的人,心底对这位八旬老人的敬意也难免油然而生。

  曹操有句话叫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战士常有,暮年的壮士也偶见,却不是上不了马,就是拉不开弓,心有余力不足,回天无力,徒使人感慨,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2003年,非典最肆虐的时候,广州医学院上空响彻着一句振聋发聩的话: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说这句线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爆发,一位老人在记者镜头前谆谆告诉观众:武汉疫情很严峻,大家尽量别去武汉;一边义无反顾登上开往武汉的高铁。

  他以院士的博学、战士的坚强、逆行的悲壮,给迷茫无助的武汉人带来了光明和希望。

  疫情就是军情,武汉就是战场,钟南山来了,带着一路风尘,带着战士的满腔热忱来了。

  当晚11点钟南山的身影就出现在武汉,他连口水都顾不上喝,马不停蹄直奔会议室,在那里听取了武汉方面的疫情介绍。

  次日凌晨他叫醒了疲惫的助手,驱车前往第一线——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

  钟南山马不停蹄了解疫情、研究隔离和治疗方案、出席新闻发布会、连线媒体直播、向全国人民通报最新情况、预测疫情走向。

  是他最早提出“两个存在”: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的风险,存在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

  中国14亿人,也许不缺水平跟钟南山一样的专家,缺少的是跟钟南山这样有公众信服力,一句顶一万句的专家。

  如果说,以上我们看到的只是他老人家的奔波和呼号,都是全面性的工作,那么我告诉你,1月29日,钟南山作为专家组的组长,首席专家,对他坐镇的广东省的5例危重症患者进行了会诊,会诊时间长达4个半小时。也就是说,他老人家没有放弃他的本行,仍然坚持奋战在防疫第一线上,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论文产出量并不高的“表象”。

  对没有经历过非典或那时年龄尚幼缺乏印象的90后和00后来说,钟南山之前可能是个陌生的名字,大家一定很想知道,谁成就了钟南山,这位无双的国士是怎样炼成的?

  大家一定知道南京有个钟山,因为他出生的医院在钟山的南边,父亲钟世藩就给他取了个大气的名字南山。

  有趣的是,配合上他的姓氏,钟南山与陕西秦岭中段的终南山发音相同,终南山可不仅仅是中国地理气候的分界线,在古代的时候,它是一处寄托华夏先民精神的神圣所在。它是一座道教名山,是道教全真派发祥圣地,老子当年骑青牛西游入秦从此经过,留下《道德经》五千言,老子的墓就在这座山上。

  许多人都知道钟南山是个医学专家,不知道他父亲钟世藩也是医学界的权威,著名的儿科专家。

  70高龄的父亲在体弱多病、视力非常模糊的情况下,坚持编写了《儿科疾病鉴别诊断》这部凝聚着自己毕生心血的儿科著作。

  父亲对医学事业的执着,对医技的敬业和认真,给钟南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到关键时刻,父亲的身影就会在脑海里浮现,让他充满信心和力量。

  1955年,19岁的钟南山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从医理想。

  钟南山珍惜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学习,大脑里知识倒是丰富了,体重却下降了16斤,第一学期结束一进门,母亲怔住了,许久没有认出自己的儿子。

  后来体重倒是没有再下降,头发却掉了许多,同学在背后偷偷叫他老钟头。这一年,他才24岁。

  事实上钟南山就是听见这个外号也毫不介意,他一边教学,一边给自己充电,他对知识永远如饥似渴。

  可是就在钟南山快马加鞭、贪婪地在知识宝库盗宝的时候,一场暴风雨来临了,钟南山的求学步伐戛然而止。

  在那段特殊的年代里,钟南山不得不忍痛去上山下乡,下车间当学徒工。但钟南山从来没有气馁,他见缝插针偷偷学习,尽管读到的书很少,获取知识的途径有限。

  1971年,钟南山的人生迎来转机,就在这年秋天,他离开北京南下广州,终于穿上梦想已久的白大褂,成为广州第四人民医院急诊科一名医生。

  在吃饭的时候,父亲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他:南山,今年多大了。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父亲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年龄?但他还是认线了。父亲淡淡地说了一句:唉,你都36岁了呀……”

  其实父亲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但钟南山知道:“我32岁那年就成科室主任了。父亲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像一记重锤砸在钟南山的心头。

  这一次,钟南山体重又下降了10公斤,但也换来了丰硕的果实,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写下了六本厚厚的医疗工作笔记。

  我们还是要引用那句老话,功夫不负有心人——钟南山的通过艰苦的努力,从而确立了他在医院里的地位,两年后,他被任命为医院呼吸科主任。

  1979年,钟南山再一次迎来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钟南山考取了医院仅有的一名公派留学名额,远渡重洋到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

  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才刚刚起步,国外对中国医生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时期,他们不但根本就不承认中国医生的资历,更对中国医生的能力产生怀疑,根本就不敢让他们给病人看病,人家不放心,能全怪洋人吗?

  当时钟南山的导师叫弗兰里,这位老教授甚至忧心忡忡对他说:你们大陆来的医生,能完成学业吗?那天晚上,钟南山失眠了,辗转反侧。

  为了拿到第一手数据,钟南山决定还是把自己当成小白鼠做亲身试验:一边让人帮他抽血,一边自己吸入煤气,在这个过程中一步步把煤气浓度提高……流失800多CC的血后,钟南山得意的拿到了最后的研究曲线。

  弗兰里教授对钟南山的评价从此改观:“忘掉8个月吧,你爱干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在英国学习了两年,钟南山让导师接连大跌眼镜,这位中国医生简直就是批命三郎,完成了7项重要成果,奉献了8篇学术论文,其中有4篇在海外权威医学刊物上发表。

  毕业那天,弗兰里破例请钟南山吃饭,幽默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对他赞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在晚宴中,弗兰里教授诚恳地挽留他留下,并且说这里有三个医院,一家研究机构可以供他选择。

  弗兰里对他说,我理解你报效祖国的心意,但在这里你可以造福更多的人,专业会更加精进,等你的祖国条件变好了,你仍然可以回国服务。

  2003年,在抗击非典中作出杰出贡献,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时被广东省荣记特等功,被广州市授予抗非英雄称号。

  同时钟南山还在雾霾治理、室内空气污染、甲型流感防控等公共卫生问题上献计献策,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并且在H5N1、H1N1、H7N9、H5N6、MERS流感等突发疫情爆发后从容应对,建立起一套科学有效的防控制度,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

  84岁,正是安享晚年的年龄,而这个七年前就因为心肌梗塞在心脏里安装了支架的老兵,还在战疫前线冲锋陷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