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对话老布什之子尼尔·布什和方大为:世界上没有适用于每个国家的单一体制

  )理事长王辉耀与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第三子、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的创始人兼主席尼尔·布什()围绕中美经贸合作前景、中美人文交流、病毒溯源、抗疫和公共卫生合作等话题展开对话。

  王辉耀:欢迎各位观众收看CCG全球对线期节目。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尼尔·布什,以及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方大为探讨老布什总统的遗产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启示,回顾过去50年的中美交往,并展望中美关系的未来。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于2017年成立,受到老布什总统的祝福和支持,今年是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也是中美交往开启的5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 1971年。那时,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当年7月,基辛格博士访华,10月,中国重返联合国。布什家族出了两位总统,今天很荣幸能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与我们对话。

  王辉耀:老布什总统是美国对华外交的先驱。他在1974年至1975年担任美国驻华首席外交使节,当时中美两国还尚未正式建交。尼尔,我记得你说你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1975年,从那以后你一直定期访问中国。鉴于你曾多次访问中国,并亲眼目睹了中国在过去50年里的发展以及中国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也许你可以对你所看到的中美关系作出一些评价。

  尼尔·布什:如果我回到1975年,我无法想象中国会有数亿人摆脱贫困,中产阶级会像现在这样快速增长,经济发展会继续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为人们创造财富,人们能享受日常自由。坦率地说,在当时的中国显然是无法想象的。我实地到访过中国,亲眼看到了中国在多年间的成长。我得出了一些深刻的结论:没有适用于每个国家的单一体制,每个国家都需要发展一个适合该国条件的体制。中国的制度对中国是有效的。

  王辉耀:谢谢你,尼尔。你绝对是过去四五十年来中国发生的这些巨大转变的见证者。自从中国重返联合国以来,它确实提高了在联合国的地位。另外,自从你的父亲出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在1974年至1975年常驻中国以来,美国和中国逐渐实现了关系正常化,为巨大的进步铺平了道路。

  方大为:当我在1980年代第一次访问中国时,我认为普通公民并不觉得他们可以控制和自己的命运相关的无数个重要抉择。但是自1990年代以来,普通中国公民有极大的能力来塑造他们的未来。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转变。老布什对两国关系的愿景建立在两个核心理念之上。第一,美中关系是当今世界,乃至历史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第二,如果没有有效的美中合作,任何重大的国际问题或挑战都不能得到持续的解决。

  王辉耀:不幸的是,在过去几年里,特别是在共和党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我们看到中美关系不知何故恶化了不少。最近,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做了一项调查,发现关税实际上使美国损失了近25万个就业机会。但中国仍然进口了越来越多的产品,中美贸易也在增加。你们两人如何评估当下的中美关系?在我们现在处于的不断下行情况下,我们如何能够真正改善中美关系,回归常态?

  尼尔·布什:任何双边关系都会有国家之间的问题。我们与法国有问题。我们与德国有问题。我们与以色列有问题。我们与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有问题。我们将与中国有问题,但我们会去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有我们坚定支持的价值观。我们将尽量以一种尊重的方式来表达这些价值观,而不是以指责或贬低的方式。但我们会表达我们的价值观,并希望我们能帮助塑造这种事情的结果。但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尽可能多地以不同的方式走到一起,并以尊重和成熟的方式解决挑战。

  方大为:特朗普关税是建立在对比较优势的否定上的,这是非共和党人、非美国人的想法。比较优势确实存在,我们必须回到这样的想法:当各国生产他们最擅长的产品时,蛋糕会变大。即使是不完美的贸易也比没有贸易好。我们必须回到经典的美国思维。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忠实于老布什总统的价值观和信仰,是一个支持商业、支持贸易、支持全球化的组织,毫不含糊。因为我们了解经济,我们了解贸易对美国有好处,对世界有好处,我们想回到这个方向,也主张这个方向。

  现在我们在华盛顿官方有一个新的共识,那就是中国确实是我们国家的“敌人”。我认为这种想法的根源在于对中国意图的两个错误评估。第一,中国寻求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是对中国实际想要做的事情的绝对根本性误读。第二,中国寻求在全世界复制它的体系,并创造一批与中国一模一样的国家,在全世界输出它的体系,这样就会有更多的国家像中国的体系了。我认为这些都是对中国实际追求的不正确的理解,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基本前提是错误的。由此产生的旨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政策会偏离方向。我们需要高度关注美国的利益,并在政策制定和政策执行中排除情绪化的因素,并像老布什总统那样,关注我们国家的长期利益。

  方大为:新冠疫情和全球公共卫生是美国和中国应该合作的领域。这是一类国家不能独自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世界上所有主要参与者的合作。在美国这里,不要把新冠视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一种楔子问题,我们应该把它视为一个合作的机会,因为我们的生死取决于我们合作的能力。

  王辉耀:美国和中国作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确实需要承担应承担的责任,也需要共同合作。世界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也需要我们真正地合作,为发展中国家,为非洲、拉丁美洲等共同努力。因此,我们绝对需要搁置我们的分歧,并最大限度地凝聚我们的共同立场。

  方大为:我们可以真正在能源领域创造一个双赢的合作,我们的想法是将能源从贸易战中分离出来,为更有力的贸易提供快速通道,并创造立法、政策背景以及监管的可预测性,以便你提到的基础设施投资可以进行。

  我们可以有一个类似于功能性的、建设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互惠互利的、政治上可持续的关系,即使这些分歧未被调和。我们应该渴望做到这一点,而不是说:看,因为我们在所有这些不同的深刻的问题上有分歧,所以我们的主张与之相反,我们基金会认为,这更需要以解决问题的心态走到一起,我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只是需要双方将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我们需要理智的、具有常识的、温和的观点来推进中美关系。

  王辉耀:有一些差异可能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但肯定的是,我们有如此巨大的共同利益,不仅为两国,而且为世界,我们应该真正合作,以便我们能够真正避免灾难。这些年来,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在崛起,这真的很危险。我认为就像你说的,我们需要温和的、冷静的和现实的主张。关于病毒起源的调查,一些人争论更多的是政治而不是科学。

  尼尔·布什:我对病毒的看法是不在乎它的来源。无论它是来自实验室还是来自蝙蝠,还是来自美国或其他地方。事实是有一个大流行病,将继续影响着全球数十亿人的生活,世界上成熟的文明国家迫切需要一起合作,这是非常自然的,我拒绝有一些恶意解释的想法。赶紧抛弃疯狂的阴谋论,它起源于哪里,并不重要。让我们一起来应对吧。

  方大为:我认为有意识地向世界释放病毒的想法是荒谬的,这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我认为在新冠疫情和更普遍的流行病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共同努力解决问题。新冠疫情不会成为我们这个世界最后一次大流行病。我们将不得不作为一个全球社区应对流行病。永远学习如何共同努力并真正解决医学和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的问题是各国能做的一件好事。

  王辉耀:我们真的必须作为全人类而不是一个国家来应对挑战,所以可能应该让联合国或者世界卫生组织召集大国一起真正解决某种问题。

  尼尔·布什:美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全球化已经给了美国经济一个机会。我们的GDP和我们的个人财富巨大的推动力和我们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最大的伙伴一直是中国。所以美国一直是贸易的受益者。中国也是我们贸易关系的巨大受益者,而且随着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文化交流和学生交流。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游客来到美国。我们应该期待一种预测未来的方式,未来会更好。然而,我们已经进入了这种疯狂的时代,中国的崛起突然被政治家们认为是对美国的威胁。一旦我们能够克服中国不代表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或我们的经济或我们的自由或基本生活方式的威胁这一障碍,我们通过对话将建立更好的理解和更多的合作。

  方大为:中美关系是最有影响的双边关系。在世界上,它对美国很重要,当然,它对中国也很重要。而且我们必须把它弄好,我们必须从长期的角度来考虑。因为我们今天看到的动荡将不会永远伴随着我们。在一些相当重要的问题上,总是会有分歧和观点上的差异,但语气会发生转变。有时,我们对不同国家的看法会根据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而发生变化,而我们正在关注美国的长期利益。这就是我们处理这种关系的角度。

  中国是美国在今天活着的每个美国人的一生中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反之也是如此。但是,中国是美国不可缺少的伙伴也是事实,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而美国也是中国不可或缺的伙伴。在彼此的未来中,我们需要能够在考虑到这一点的情况下一起工作。竞争不是一件坏事,竞争是造就世界的原因。它产生了进步,产生了技术革新。我们竞争,但是,我们也必须合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